三爪喵_欠款结算ING

在下三爪,ACG爱好者,热爱写文画图打游戏。四处留情踩坑无数,原则是入圈不退,欢迎各种同好勾搭~~~

清水目,逗逼科,博爱属,倾向无差,喜食玻璃糖。只要是有爱的角色,BGGBBLGL拉郎人外水仙NP,统统萌大奶。

目前的产粮墙头包括:

叛逆的鲁鲁修
APH
Fate系列
KOF系列
DMC系列
生化危机系列
底特律
刺客伍liu七


当然,以上名单保持增长中~

继续推草稿.....每日一吸真开心

最近看到好多太太画柒哥女装,怦然心动!!愤然加入女装大佬后援团……太忙了先推个草图......




想看又A又妖的柒哥! 




毛豆毛豆!!




求投喂!!!

万夜千刃

WARNING


千刃视角的碎碎念,各种私设,其实只是po主想吐吐自己对七和柒的理解,一发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万夜千刃


我是柄刀,入鞘时沉静优雅,夺命时寒光凛冽。

兵者,不祥之器也。自我被锻造出的那天起,受人之命,饮人鲜血,便是天职。

我是柄刀,可外表有些特别。从最初开始,我的刀身就是万千碎片,只有真正懂得御剑的人,才有资格将我驾驭。我长可做擎天巨刃,短可做玲珑匕首,于是世人封我为魔,称我千刃,形形色色的人都用敬畏的声音唤我 魔刀千刃。

可我从未觉得自己和其他刀剑有什么不同。我是柄刀,我莫得感情。

不过,如果一定要说不同的话,大概也还是有的。

我的记性,不太好。

就像前面说的,我的剑身由碎片拼合而成,在真刀真枪的打斗中,难免会有遗失。如果主人愿意,他可能会重新寻些新件为我拼合,就像异域神话里的那艘忒修斯之船,我的身体拼拼补补,记忆也在数次重构中沉浮散落。

我也许已经不是最开始铸成的那把刀了。

我不记得曾经敲打我的人,也不记得上一双挥舞我的手。但我只是刀,能为现在持刀的人效命,就够了。

说起现在的主人,他可真是个怪人。若我能留住几日回忆,我一定要把他的故事留下来。

他是个年轻的玄武国人,黑发褐瞳,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。

我猜我们相伴的岁月并不长久,毕竟像我这样的魔刃,不可能随意传给十几岁的少年。
可每次当他挥刀时,我又会对自己产生几分怀疑。太熟练了。他是御剑的天才,我们默契得像是为彼此量身定制。

“好刀”

他曾这样赞过我,然后,把我缓缓地收回写有他代号的新制剑鞘里。

他的代号是柒。

我不是把普通的刀,我的主人,也注定不是个普通的人。

柒是玄武国的暗影刺客,最厉害的暗影刺客。

他的同僚喊他首席,他的上司点他代号,他的敌人——多半死到临头都不知道他的出现,剩下的,在发声前也都丢了性命。

可是,那么多人唤过他,却唯独没有人叫过他的真名。

也许干刺客这行的,代号比名字重要。

又或者是,

并没有那个能叫他名字的人。

他经常一个人吹夜风。有时是在工作,有时是等待工作。

在数不清的夜晚,冷冷的风擦过他冷冷的脸,他盯着暗无星光的远处,看着冷冷的天。

我曾听他的同僚们,在以为他听不到的地方说他是个冷漠的面瘫。可事实是他们错了。
大概是因为他从来刀不离手,我竟有幸成了离他最近的存在。也因此,我知道,在那张波澜不惊的年轻脸庞上,也有过惊讶,有过好奇,有过被挑衅后的狂妄坏笑,甚至,也许也有为谁流过的并不冷漠的血泪。

只是知道这些的,只有他的一身紫衣,一块令牌和我这把记性不太好的魔刀。

如果哪天他死了,我又易了主人,恐怕那些个夜晚、冷风和面容,就真的散落成灰、了无痕迹了。


不是我悲观,毕竟干这种营生的人,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局。


所以那天,我真的以为故事写到了终章。


他是强者,他是刺客,他能弹指间夺人性命。

可信赖、守护与救赎并不属于他。

他只有黑夜、冷风和索命的任务。

所以那天,他失去一切、腹背受敌、万劫不复。

也许他很早之前就是这样了。

在落入水中前,我看着柒闪烁着红光的眸子,以为这是最后一次见这双鸽血石了。

可谁能料,这故事竟还待续未完。

柒是华贵的鸽血石,道道折光里都透着杀意腾腾,可谁曾想,这名贵的宝石被咸涩的海水泡了几日,竟洗去了殷红血色,扑灭了杀气腾腾,变成了块最不惹眼的碎玻璃。

他被人,啊,不对,被鸡搭救。留下了性命,却丢光了记忆。

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在我忘记他之前先把我忘记的主人,恐怕柒还是头一个。

对了,他现在已经不叫柒了,改叫伍六七。不知是不是被海水泡坏了脑子,这么无厘头的名字,他也毫不犹豫地认领了。

现在,他和两只肉鸡相亲相爱地生活在这座小鸡岛上。似乎过着每天卖卖牛杂、插科打诨、日子紧巴巴却可能被人羡慕的生活。大概不会再有人说他面瘫了。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坏笑声和没完没了的谈天说地。

我躺在暗格里,被那件破了个窟窿的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。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我了,我不会再出鞘、饮血、丢失记忆,但我还是他的刀,记着他已经不记得的万千夜晚,也没什么不好。

可能是命中注定,又可能是劫数未尽,前几日不知怎的,他竟又要重操旧业。

不是因为想起了,而是为了要想起。

他们开起了发廊,六七每天操着剪刀给人理发,顺便搞些特殊服务。什么猫猫狗狗老太婆,跟了柒那么多年,我都没听说过这么多眼花缭乱、稀奇古怪的刺杀任务。

六七算是来者不拒,可惜却从没真正挣到一个铜板。

他出任务回来时总很古怪,有时叹气,有时轻笑,有时又要喝闷酒,说自己想不明白。
不过还好,他似乎终于学会了没心没肺,无论怎样,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又能听到他和两只鸡说说笑笑、热热闹闹。


终于有一天,我被取了出来,被六七背在背上,才又有机会重新看看我的主人——他的头发长了,用绳子扎成个朝天辫,露出熟悉的面部轮廓和陌生的轻佻神情。

六七乐呵呵的,不像是要去杀人,反而像是要去拯救世界。

“这把刀为什么会裂成这样?”

他还是什么都没想起,几招过后我便碎成千万片,静躺在地上爱莫能助。他狼狈地应敌,哪怕和一个个支援登场的同伴联手,也略显下风。


“我可是大保健发廊的高级发型师啊!!”

他用新学的奇怪姿势定住了对手,高声大喊了起来。


他的眸子闪起了久违的红光,可我却突然觉得他一点也不像柒。

伍六七不拥有那些冷风和黑夜,他只是小鸡岛上的普通人,挂着贱兮兮的笑容和一颗透明的心,他是马路边上被人嫌弃的碎玻璃,却在不被人注意时,折射着五彩斑斓太阳的光。


他拥有柒所没有的一切。

也许正是如此,他才赌上性命,为此一搏。


他倒在血泊里,敌人却又站了起来。

这是故事的终点吗?


  ——千刃

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——魔刀千刃


他在唤我。似乎是柒,也是七。他杀伐果断,动作娴熟,不管人还是机器,行云流水,一击毙命。


他想起了什么,但随后又坠入了无意识的黑暗。


也许这次是真的结束了。


他被人手忙脚乱地推进医院,而我则被另一名刺客捡起带走。


  
女刺客没说出她的打算,只是无言地带我登上了离岛的船。起航时,我突然产生了一丝自己都不太明白的期望。


我突然期望,能带着那些黑夜,离开、遗忘,然后,不再回来。



  
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好久没有番让我觉得这么搞笑又扎心了……上一次有这种感觉仿佛还是在看卓别林的《城市之光》

期待第二季!希望剧本的水平还是如此优秀!


另外,谢谢读了这篇文笔捉急的碎碎念的同好们!俺后面还想从非常业余的编剧角度说说这部作品,不知道有没有童鞋感兴趣??

  
 


强迫症,画啥都想成双成对儿的。。。

看见这只天使了吗?! 耐 他!!

所谓假期的幸福,就是画到偏瘫_(´ཀ`」 ∠)_

大半夜嗑嗨了的产物...


争取画完(・ω・)ノ

两天重画三遍真是服气了....参考了照片画得肩周炎都犯了也只有这种渣渣水平……


但是我爱伍六七发自真心!!


向全宇宙安利!他真的好啊啊啊啊!!





激情爽涂...有参考


肩周炎复发不知道还能不能涂完Orz

【原创】药水


 

“我可是最厉害的异能者,偷记忆像偷心一样容易。”

 

 他淘气地眨眨眼,一旁的姑娘便涨红了脸。

 

“可我不是小偷,是医生!切除苦恼,用我快乐的回忆作疗伤的药,然后,看那些病人把暴雨笑成道彩虹!”

 

 他兴高采烈,好像自己才是被救的那个。

 

“可...你的回忆呢?”姑娘问。

 

“无妨,治病的药水,能救人,也算值得。”

 

他摆摆手,装作满不在乎,没心没肺。

 


于是,姑娘不再多问,只心里叹到:


 

  他又忘了,

 

       他也曾偷过我的心,作那药水。




Fin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哎呀妈...第一次写短篇,尝试与神仙太太们同台竞技



(・ω・)ノ带劲